半夏莲池

脑补了一下@三池鲤 太太的逼婚梗,淡妆的新娘子是啥样的,掌门他老人家看得移不开眼。于是只会临摹的咸鱼就照着游戏截图涂了一下,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合理的想象,自我感觉草稿还么有跑得太偏。。。嗯,大家好,上色之后我对人生产生了怀疑,我是谁我在哪我在搞什么。。。我不管这一定都是梁妈妈的骚操作【捂脸【不忍直视。顺便我脑补的嫁衣原型是暖暖的与子成说,刺绣花纹都被我吃了,嗯。繁复华丽的发型在盖头底下,请自行想象。

此时不战,等真的你叶垫墙角成国际惯例再战就太晚了

打火机:

别买了,别买了,一分钱周边都不要买了,忍住,答应我,好吗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项韩AU】史密斯夫妇para(纯脑洞,未加工,质糙慎食)

我为项韩续一秒,搬运一篇脑洞文,灵感来自闲情项韩项楼关于性格矛jing盾fen和私奔的讨论,给项韩楼里的gn们比心~

设定项羽表面集团大楚集团继承人,富n代贵公子,对下属很好,温柔仁爱,对集团里的老前辈恭谨谦让,对兄弟讲义气,得叔叔看重,集团里的骨干都愿意为他而死。韩信是世界级的IT(ji)专(shu)家(zhai),少年天才,傲骨天成,很多同行都觉得他太清高,以至于人际关系寡淡,但实际上性格随和好相处,看起来还挺软(其实是因为忙着搞技术根本懒得理人际关系),死宅。

在一次意外的联谊活动中两人相遇,一开始略有摩擦,但因为某个意外的机会发现对方其实很合心意,擦出火花,情升意动迅速滚上床然后闪婚。婚后初期蜜里调油,项羽:我家阿信下得厨房黑得(竞争对手的)电脑,率真可爱软萌易推倒(ooc太严重的话就当做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韩信:我家那位在家温柔体贴,在外英雄了得,才华气度无不令人心折,得夫如此,夫复何求(吹的太过的话请当作情侣滤镜。。。婚后七年之痒,白月光变剩饭渣,朱砂痣变蚊子血,项羽:呆板乏味毫无激情,我做啥他都看不顺眼,就知道叨逼叨这不对那不对,我喜欢的活动他都没兴趣,我跟他简直毫无共同语言;韩信:刚愎自用,说啥都听不进去,天天出去和他那帮兄弟混在一起不知道在搞啥,富n代习气不能忍,编程的事也聊不起来,丫还不爱读书,我跟他简直毫无共同语言ORZ。。最后相看两厌,连睡都不想睡【不,婚姻咨询也拯救不了,徘徊在离婚边缘,但不知为何,两人都捏着鼻子忍着没提离婚。

然而实际上,两人分别是跨国黑道集团楚汉的高层大佬,项羽代号楚王,在道上以残暴善战出名,单兵作战能力一流,锋锐难挡,韩信是技术流之首,最善军械改进,机变巧算,谋略无双,两人从出道起就是死对头,公认的宿敌,从生意上的正事到对方的性格早已掐了不知道多少回(韩信:呵呵,匹夫之勇。项羽:妈的阴险又猥琐,有胆子亲身诱敌,没种出来跟老子正面刚?)掐架史远比婚史要长,但私下里也是最认可也最了解对方的人。

在此期间,两人经常因为太专注于和齐王/楚王的对掐而忽略了家里那口子,搞得双方都隐隐怀疑对方有外遇,别别扭扭闹了几回后才知道不是外遇是死对头。后来回家分别吐槽自己辣个性格讨厌老是碍事的竞争对手,在配偶对其进行劝慰(项羽:我叫人去干死他,韩信:说说看,我看看怎么帮你想办法)的时候回答,我和那家伙的事情你不懂233333然后各自对这个传说中的家伙醋在心头2333

漫长的掐架史中双方互有胜负,但从来没有正面相遇过,直到某一天,项梁叔叔被秦集团的余党意外暗杀,楚氏一时处于下风人心浮动,汉氏的老大刘邦(代号汉王)决定抓住机会,命令齐王带人去垓下干掉楚王,这是两人第一次刚正面,都是干得火冒三丈,血拼之中,扛起火箭炮对轰之际,双方的面具意外掉落,然后看了个脸对脸,都是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同时觉得火气更盛(韩信:妈的我总算知道你跟我说跟兄弟出去喝酒的时候都去干了什么好事。。项羽:卧槽原来我出门你声称你在家宅着的时候都是在跟那个老流氓鬼混【蒯彻/钟离昧:齐王/楚王你重点),但不知为啥就下不去手轰了,于是憋了一肚子火撤了(韩信那边老流氓暴跳如雷,你特么果然要反。。然并卵,齐王早就把通信都掐断了)

回到各自据点,越想越气,完全无法思考,索性开车冲回家继续掐。项羽晚了一步,一回家就被伏击了,然后他这才发现(万匹草泥马在心中飞奔而过的)发现,尼玛他们家到底被他家那口子改造成了个什么鬼,尼玛除了没有生命,战斗力完全是一个小型军队啊。。。幸好他在车库和各种休闲娱乐运动场里存了非常全的装备(韩信对车和运动都不感兴趣,平时不来,所以没发现),于是开始暴力突围(拆房子),同时两人远程通话互掐(项羽:你等着,等老子冲过来办了你;韩信:看我的高达【不,看我现在就四面楚歌十面埋伏办了你)。项羽实在勇猛,加上愤怒加成,就更是勇猛的次方,加上韩信也气得脑子发懵,再加上猛烈的火力攻击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擦着项羽的头发丝过去,项羽终于突破了十面埋伏,把某人按到在只剩个屋顶和四面墙的废墟(你们家的屋顶和墙是什么做的)上干了一个爽,这一干就干到天亮【喂。。干完两人竟然都觉得好像从来没有干得这么爽这么激情过,再看对方那张早就腻歪的脸竟感受到了初恋时也没有的强烈迷恋之情,于是又吻上了,吻着吻着又即将干柴烈火。。然后屋顶就塌了orz。。这俩才发现他们家已经被汉氏的人从空中到地上全面包围了。。。

原来汉王早就对齐王忌惮已久,项梁死后更是偶然发现俩人表身份的的婚姻关系,更是猜忌颇深,害怕他俩发现对方身份以后联合起来,于是决定先让韩信去整死楚王,回头再处理韩信,结果这俩人居然自己发现了,便决定先下手为强,赶快把他俩包饺子干掉(这个设定贴得简直天衣无缝)。于是开始跑路,开启亡命天涯模式。两人发现对方对跑路这件事居然都准备得很充分,原来都是怕对方被自己牵连(毕竟混黑)而准备的后路,于是各自心中柔情暗涌,但又忍不住要嘴硬互损,比如这样:项羽(笑):果然是胯夫,这般畏死。韩信:呵呵,想不到勇猛无双的楚王也有怕的时候。项羽(突然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不是怕,只是不安排好你,总觉得出去跟人决生死的时候有些不安心。韩信:。。。(已被K.O)

逃亡突破汉氏封锁线就可以是纯美国大片模式啦,两人各展所长,飙车枪战,潜进汉氏基地黑系统炸大楼抢飞机,比赛似的刷时髦值,顺便刷新对方的认知和三观,各自在心里一边暗槽这货简直精分一边暗搓搓转粉(卧槽我男人帅爆好想现在就睡他),行动上一边互掐一边虐狗(汉氏众人:妈的好闪。。)。。至于他们为什么要突入汉氏大楼呢。。。韩信:我的重要资料整理还存在那里的硬盘上!项羽:那些玩意儿!到底!有什么用!磨磨唧唧的你烦不烦。。。。然而还是跟着去了。抢完飞机以后此处应有一段空战,韩信负责干扰,项王负责秀各种惊险刺激的飞行技术,最后把所有敌机击落,油尽跳伞。伞包绑好,项羽冲韩信挑衅一笑,问他敢不敢,要不要我。。。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强吻了,同时被抱着扑出了机舱2333333 韩信才不会说他觉得刚刚项羽笑得很性感呢~(项羽也表示他才不觉得这一跳很high很刺激很浪漫)

最后结局相拥跳伞加跳海(顺便可以水下来个嘴对嘴渡气什么的),浮上海面相视而笑,美国大片经典结尾,相拥热吻(开着船带人来接应的钟离昧:妈的劳资的眼睛。。

End

我的狗!!终于!!!跟我!!回家了!!!范进中举是什么感受!!狂喜乱舞是什么感受!!!!洒家这辈子值了是什么感受啊啊啊啊啊!!!我的狗我已经给你准备了直升五星的狗粮和全套的针女,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拿到啦~果然是甜甜的^_^不过最后的番外给我的感觉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隽永宁静,真好。感谢阑珊愿意花那么多心血给他们一个HE,我也始终相信,虽然在原著的世界线发生了那样一个无可挽回的意外,但在更多的平行世界,他们还有很多个十年,可以与君同白首o(^_^)o

【伞修伞】Young and beautiful

  • 老年死亡梗,慎入

  • ooc,严重ooc,崩得作者已经无法直视叶神的ooc _(:з」∠)_妈妈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 却邪成型那段的梗基本来自原著,而且都不是同一个梗,而是东拆西借凑在一起的。因为。。。作者是个被论文报告摧残已久的剧情废想不出梗来了 _(:з」∠)_

  • 歌词翻译基本只取大意,结合语境夹带私货

  • 私设如山

  • 如果拍,请轻拍。。。。



I've seen the world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Air now

繁华三千,皆已看遍

声名,财富,权力,天伦,尽都圆满

人生至此,别无他求

 

    又是一年年末。

    正是跨年夜,时间亦离零点不远,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较平日稀落了不少。而玉皇山南山公墓门口的大道,则完全就是冷冷清清了。湖那边灯火辉煌,照得湖上光影闪烁,笙歌笑语隐隐传来,若有若无,听不真切,和着从湖上吹来的凉飕飕的风,不仅没打破这股冷清,反让人骨子里都泛起几丝凄寒之意来。

    夜色浓重,天上的云一重重压下来,将星月都严实地遮住了,一丝儿天光也无,只有路灯和公墓门口的灯光照明。公墓大门口昏黄的灯光下站着个人,紧紧裹在羽绒服里,手揣在兜里,脖子上挂着个工作证,伸长脖子向着路上张望。

    他并没有等很久。远远的,从沿湖的公路那头,疗养院区的方向,出现了车灯的光,亮得刺目,在夜色里一眼就能望见。一辆纯黑的轿车向这边驶来,不多时就稳稳停在了公墓门口。单看外观说不出这车是什么品牌,但一眼即知不是凡品。

   门口等着的那人急忙打开门,放这车过去。显然,他是专门在此等候这车里的大人物的。

   车在陵区入口处停下,司机下来打开后座车门,稳稳地扶住。先下来的是个衣着考究的年轻人,大约将近三十岁模样,他立在车门口,弯腰缓缓地从车里搀出一位老人来。

   老人的穿着倒颇为寻常,和西湖边上每天晨练的普通老人家无甚不同。他脸色灰白,几乎血色,但眼神却很亮。拄着拐杖的手上爬满皱纹,颤巍巍没什么力气,但手指却很修长,也没有老年人常有的关节粗大变形,依稀可以想见年轻时候漂亮的手形。

   年轻人搀着老人一步一步,蹒跚地向陵区走去。

   不过奇怪的是,这两位大人物竟是走向了底层最低档的墓区。那一块儿离陵区入口不远,墓地挤挤挨挨的,窄小简陋,也很有些年头了。

   两人就这么在石子路上慢慢走着,老人脚步虚浮,每走三步就要喘上一喘,呼吸也愈发急促,好像下一秒就要喘不过气来似的,让人听着揪心。年轻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停了下来,皱一皱眉,迟疑道:"爸,要不......"

   老人深吸一口气,拍拍他的手,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都已经走到这儿了......"年轻人也不再勉强,搀着他继续往前走。两人都没再说话,耳边只有鞋底与石子摩擦声嘎吱嘎吱地响,还有渺远的几乎像幻听一样的,时不时划过夜空的鞭炮与烟花的尖啸。

   所幸他们的目的地并不很远,不过十分钟就已经到了。那是一座极普通的坟墓,墓碑上所刻的年代已是四十年多前,但鲜红的铭文却光亮如新,石头的碑面上几乎没有灰尘。

   老人专注地凝视着墓碑,道:"你先下去等着吧,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他说。"

   年轻人并未惊讶,但眉头却皱得更深了,道:"爸......"  

   但他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再一次打断了:"你去吧。也用不了多久。"

   年轻人显然是深知老人的脾性,最终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我就在下面。"这才转身离开了,却是走出去几步就忍不住要远远地回头看一眼。   

   等他走远了,老人才低低笑骂一声:"这小子,跟叶秋似的,总是爱操心。"

   他注视着墓碑,浑浊的老眼里的光泽温和得近乎温柔:"我家的小子已经这么大啦。"

   "我马上就要来见你了,沐秋。"

   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里,少年清秀的眉眼清晰如昨,弯起一个爽朗干净的笑颜。


Hot summer nights mid-July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The crazy days, the city lights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灼灼盛夏,炽烈如火,我们沉迷荣耀,日日夜夜好似永不疲倦

如痴如醉的年华,华灯点染的夜色,你我追逐嬉闹,宛若稚子

 

   老迈衰弱的腿不耐久站,他缓缓地靠着墓碑坐了下来,也不管正是深冬,地上冰冷。思绪早已不在这副行将就木的身躯和这座清冷空寂的陵园,而是沿着这一生一路走来的足迹, 飞速掠过一个个杂乱无章的瞬间,这一辈子,成、败、荣、辱、胜、负,依依在眼前闪回,最终停驻在那个夏天。热烈得足以融化漫世清寒,足以催开一生心花的夏天。

   那年他十五岁,四体不勤,衣食无忧,虽然家里规矩严苛,任务繁重,但凭着天生的聪明凡事也都应付得过去。平生所求,唯无拘无束地痛快打游戏而已。正是最轻狂任性的年纪,所以,发现弟弟离家出走的预谋后,袖手静待,于其出走前夜顺其行李,以身代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只是到了那个年纪,自然而然,想要放肆一回罢了。

   他曾经对叶秋说,我离家出走,总是会回去的,你离家出走,就再也不会回去了。是十成十的真心话。如果没有遇见苏沐秋。

   如果没有遇见苏沐秋。

   那么,他大概真的会酣畅淋漓地打上几个月的游戏,有一天过足了瘾或者花完了钱,就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领老头子一顿好抽,然后像叶秋一样,按部就班地长成他们应该长成的样子。

   但是他遇见了苏沐秋。

   网吧一战,理所当然地大胜,不服,再战,理所当然地再胜,然后理所当然地再战......战到深夜,理所当然地留宿一晚,之后......就这么理所当然地留下。叶修遇见苏沐秋,叶修和苏沐秋在一起,理所当然。

   再之后,他们没日没夜地泡在网游里,代练、副本、爆装备、抢boss、竞技场。游戏从少年单纯的热血上涌,变成了一家三口的生计,变成了两个人梦想的宏图,变成了后来甘愿为之燃烧整个青春的事业......两个少年想要带着个小女孩生活下去不算轻松,但和苏沐秋一起打游戏为生,却也并不觉得艰难。游戏里抢首杀抢boss,游戏外连桶泡面都要抢一抢,打打闹闹,竟然转眼就是三年。

   老人嘴角勾起一丝轻笑,恍若当年。

   苏沐秋大大,虽然你一直瞒着我......

   但我知道,其实哥的胜率甩了你两条街,呵呵。

 

I've seen the world, lit it up as my stage now
Channeling angels in, the new age now

我见过一切的初始,见过那舞台逐渐点亮,见过舞台之下,全世界为我疯狂

也见过时移世异,桂冠易主

  

   荣耀,联盟,嘉世,职业联赛。

   一叶之秋,却邪,三连冠。

   他走上荣耀的战场,一切都像他们曾经精心筹划的那样。他们的梦想在他手下铸成万人空巷的荣耀。

   分毫无差。

   再之后......王朝倾颓,群雄逐鹿。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Hot summer days, rock and roll
The way you'd play for me at your show
And all the ways I got to know
Your pretty face and electric soul

少年心性,比炎夏张狂,逸兴飞扬,轻看韶光

你笑傲腥风血雨,轻拂剑影刀光,艳惊全场,只为替我作一袭盛装

我一直知道,再无一人,容色胜你,更无一人,让我心魂悸动如斯

 

   他还记得却邪成型的那天。

   他们抢了boss,被某家工会追杀。追兵全被引到悬崖边,炫纹乱飞,枪炮轰鸣,血花沿着押枪的轨迹一路飞溅,坠落音效扑通扑通络绎不绝。

   在世界频道一如既往刷满了咒骂,他们相视而笑,亡命天涯。

   暗搓搓地缩在人迹罕至的角落,他看着苏沐秋把最后一样材料放进了装备编辑器。

   其实两个人的手心都微微冒汗。

   成了!苏沐秋拍桌而起,眉梢眼角的喜色几乎都要满溢出来。少年容貌本就清俊非常,被这满满的喜悦所点染,光彩照人。

   对上那双形状漂亮的眼睛,他心里蓦地触电一般漏了一拍。

   简直比电脑屏幕更亮,他想。

   于是他道:"苏沐秋大大,不好意思,你这次的人头又比我少一个啊,不知道你有生之年能不能超越我啊?"

   那人不屑一顾:"不要太猖狂啊少年,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我荣光颓败,青春不复,除了满身风霜一无所有,你是否依然爱我

  

   那好像也是一个跨年夜。

   他交出一叶之秋,只身离开嘉世。

   城市挂满霓虹,街道空荡无人。

   想继续走下去,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当他带着挂满肩头的霜雪推开那间网吧的门,他触到了兜里的那张账号卡。一张十年前的账号卡。

   不过是从头再来,他想。

   这么想着,眼前就忽然浮现起那个少年把这张卡扔给他,说出这句话时眉目疏朗的样子。 

   

 

  

Dear lord when I get to heaven
Please let me bring my man
When he comes tell me that you'll let him in
Father tell me if you can
Oh that grace, oh that body

Oh that face makes me wanna party

荣耀之神啊,当我回归你的怀抱,请让我的男人也一同前往

他的气质,他的容颜,他的身躯,烙印在我骨血,至今仍然隐隐发烫

 

    他们十八岁那年的跨年夜,沐橙因为白天玩得太过兴奋,早早地就睡下了。网游里也冷冷清清的,也没什么有意思的活动。下了几个副本,难得的竟然觉得意兴阑珊。

   不知是谁先放下鼠标键盘,是谁先投过来视线,但只是视线相交的那一瞬间,彼此就已心知肚明。

    唇舌纠缠,相濡以沫,衣衫一件件褪去,重重叠叠覆在两具交缠的躯体上。  

    南方的冬天湿冷难耐,屋里甚至比外面还要寒冷,可少年人的心与身体俱是火热,有另一个人的体温裹在身上,竟丝毫感受不到寒意。 

     怎么会冷呢,这个人,明明是滚烫的。

     苏沐秋把他压在下面,湿热的呼吸喷在脖颈上,低声软语:"今天我赢你两场......"

     他呵呵一笑,正欲说话,身上那人柔软湿润的嘴唇已经飞快地堵了下来,舌头灵活地挤进双唇之间地缝隙。不甘示弱地招架回去,两人你来我往,转眼就战了几合。

    愿赌服输,规矩不能改,他这么想着,伸出手揽住那人的后背。笑得最多的才是赢家,输了,下一次赢回来就是......

    身下的异物感打断了他的想法。

     他们有一阵子没做了,他上次在下面的时间还要更久远些,因此那根手指进来得并不容易。那根手指在身体内部缓缓地挪动,湿热的肠壁紧紧含着它,随着它进出.......然后是第二根手指,第三根......

    苏沐秋的额头上已经隐隐冒出了汗水,灼热的硬物紧紧贴在他的小腹上,两个人的挨在一起,一只手形优美匀称的手正抚慰着他们,节奏越来越急。但是这不够。

   他仰仰头,笑道:"这么墨迹,该不会是不行了吧?"

    那个人眼里爆发出了熊熊火焰,这种眼神他非常熟悉——炸毛的苏沐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过如果是这种时候的话......

    与那闪烁着电火花的眼神相反,挤进来的动作并不粗暴,甚至称得上小心翼翼——一如既往。他微微一笑,雷声大雨点小的苏沐秋......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个人虽然跳脱活泼,稍一撩拨就暴跳如雷,却最是温柔忍耐。不过......

    节奏飞一般地从和风细雨的频道切换到狂风骤雨电闪雷鸣,最敏感的那一点不断传来的快感,仿佛闪耀着白光的闪电,劈得他的神智都渐渐模糊.....也不是完全不记仇啊......

    他最炽热的一部分在他的身体,随着最原始的律动,他们的脉搏都与彼此同步,整齐划一地跳动。

    苏沐秋最终泄在他身体里的时候,他也一同攀上了顶峰。眼前爆开一蓬令人目眩神迷的白光,沉醉在极乐之中,全然忘却了外面的世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就在那一刻,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无数烟花打向天际,绽裂,盛放,将天空照得宛如白昼。

    

He's my sun, 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

他是我生命最初的朝阳,他让我在历尽晦涩漫长的岁月之后,心灵依然光亮璀璨,一如往昔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多年,或者说,过了大半辈子。

     后来他建立起嘉世王朝,又失去了他的王朝。

     后来他一个人扛着一个队伍走了很多年,又被这个队伍所驱逐,黯然离场。

     后来他亲手打造了一支全新的战队,网游、挑战赛、职业联赛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再次捧起阔别已久的奖杯。

      而在荣耀散场之后,人生依然很长。荣耀圈之外的世界远比单纯的电子竞技复杂,他十五岁离家,除游戏之外别无所长,要回到家中肩负曾经抛下的责任,谈何容易。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名利场中是他所不熟悉的世界。但是他仍然要走下去。

      夜深人静时,他有时仍会拿出那张愈发老旧的账号卡看看,就像很多年前那个少年把这张卡扔给他时一样,就像第十赛季时他每每熬夜筹备战术装备时一样。

     摩挲着这张卡,对自己说,不过是从头再来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我鸡皮鹤发,垂垂老矣,灵魂几经浮沉饱含沧桑,你是否依然爱我

 

    后来,他有了自己的妻子,是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礼,聪慧温柔,纵然无关风月,却也情谊甚笃。

    后来,他们有了一双儿女,都是孝顺懂事的孩子,更兼事业有成。

    他这一辈子,年少时纵情妄为,梦想成真,人到中年,夫妻和顺,相敬如宾,家庭和睦,其乐融融,到老来,虽然妻子先去了,却也有子孙绕膝,尽享天伦。

    其间多少坎坷,却是不提也罢。
    只有这一件事。

    老人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他一生中很少有这样的笑容,不带任何意味,只是单纯的想笑而已的笑容。

    苏沐秋大大,你这个中途离队的叛徒。

    这么长的人生副本,我已经单刷了很久了。

    接下来这个副本,你是不是也该进组了?

   老人靠着身后的墓碑,含笑望着远方的天空,目光里透出微微的骄傲与狡黠,就像是初见时那个毫不客气出言挑衅的十五岁少年。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空旷的夜色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短袖白衬衫的少年,十七八岁模样,面容清秀,眼角眉梢微微含笑,眸光温柔如水。

     或许是夜色太重,他周身因为就像是在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他向老人伸出了手。

     新年的钟声敲响,天空中纷纷扬扬飘起荧荧的白色亮点。

     下雪了。

     新一年的初雪。

I know you will


为什么是伞修伞,副标题论伞哥在叶修感情史中的卓尔不群之处

个人感想,蹭个tag 我一般看同人,吃的cp比较杂,除了某些雷点和严重ooc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忌讳。但我在全职居然难得坚定了一回,坚守一个原则:在伞哥存活的设定下,不接受叶修和其他人cp。如此节操实在让本人都叹为观止,忍不住时时琢磨伞修的点究竟在哪里。

以前概括地认为,叶修其人,唯三明显体现出人类感情的地方就只有:荣耀,伞哥,伞哥他妹(喂)。但最近再仔细看看原文,我认为以上说法存在很大误差。除了本身的涵养风度之外,叶修待人处事其实是相当真诚甚至温柔的,别的不谈,光说他拉扯着兴欣那一窝大的小的,操心程度体贴程度也不下于单亲爸爸王大眼了(事实上,考虑到兴欣的具体情况,他的苦逼指数应该是大眼的好几倍)。说他极少表现出人性实在是大误,完全是粉到深处自然黑了,捂脸。

那么伞哥的特别之处在哪里呢? 还是要说说叶修的性格,虽然他老人家是有人性的,啊呸,是很温柔的,但他骨子里也是很淡漠的。吴雪峰退役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相信是真的,因为一来在这种事情上他没必要对老板娘说谎,二来,我认为以叶修的性格,这的确是他会做的事情。除了吴雪峰之外,像郭明宇之类大概也失联很久了吧,叶修并不太关注这个--虽然郭明宇还欠他的钱。他看着嘉世感伤往昔峥嵘岁月、年华易逝和被退役的忧桑。。不到五分钟,就回去抽烟打游戏去了。如果说韩文清是只知道往前,不知道如何慢下来,叶修就是只会往前,从不会回头看。似乎苏沐秋是唯一的例外。十年之后,他还留着最初的那张早就废了的账号卡,十年之后,当年的千机伞提升方案他还记忆犹新,十年之后,他还是执意在神一般的连胜纪录中留一场永远不会被填上的空白,十年之后,他还在说“我们”。十年之后,他依然活在他的荣耀里。

只有当叶修想起苏沐秋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原来这个一心荣耀,坚不可摧的男人,他也曾回首,他也会留恋。他也竟会兴起“如果你还在”这样毫无现实意义的妄念,恍惚间在那一念间,他还是一切开始之前会做梦的少年。 如果人生有很长,曾经生生被从生命中撕去一部分的痛苦和不甘都会渐渐沉淀,那些快乐的热闹的平淡的点点滴滴却因为时时想起而光亮如新。因为人生还很长,所以他会把那人放在心底最柔软的角落里,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他从不回头,因为只要停下来片刻,听听自己的心跳,就能够感觉到那人仍然活在自己的生命里。

他前进的动力永不衰竭。因为,唯荣耀与苏沐秋不可辜负。